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佛教故事 > 佛经故事 >

兄弟二人同进裸人国做生意,却是不同待遇

[佛经故事] 发表时间:2018-01-24 作者:未知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兄弟二人同进裸人国做生意,却是不同待遇

  波罗奈国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商人,一生中不知跑过多少地方,见过多少大世面,直到快七十岁时,有一天把两个儿子叫到面前说,我老了,也该到休息的时候了,你们兄弟二人也已长大成人,我想让你们单独出门做一趟生意,你们有什么意见吗?

  兄弟二人听说要让自己单独去做生意,都很兴奋。哥哥问道,父亲,这一次让我们做什么生意呢?父亲指着院子里早就准备好了的两辆大车说,弟弟的车上装着布匹,哥哥的车上装着茶叶,我要看看,谁最先把车中的货物销出去,谁赚的钱最多,将来我就把家业交给谁。

  兄弟二人都跃跃欲试,巴不得就立即推着那装满货物的车子出门而去。

  临行前,弟弟问道,父亲,出门做生意,第一要者该注意些什么呢?

  父亲说,但凡做生意的人,第一要者是入乡随俗,不管到了哪里,都应该顺应当地人的风情和习惯,只有这样,才能把生意做成。

  兄弟俩记住父亲的话,就一同出门了。哥哥推着茶叶的车子,弟弟推着布匹的车子,走过一条条山路,淌过一条条河水,这一天终于来到一个城池,见那城门上写着三个大字“裸人国”。

  哥哥先自歇了车子,向弟弟说:“弟弟你先进去打探一下,看那门里到底是一个什么风景。”

  弟弟把车子交给哥哥看守,就进城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弟弟笑着走回来说:“哥哥,还记得小时候听说古书的讲到裸人国吗,这一回我们算是真正地见到裸人国了。国中不论男女也无论老幼,均是赤身裸体,连根丝纱也不曾穿呢。”

  哥哥听说后,推起车子就往回走,却被弟弟一把拉住了。弟弟说:“哥哥为什么要往回走?你车中的茶叶在这裸人国正好可以试销对路呢,只是我车上的布匹,怕是难以销脱了。”

  但是弟弟又说:“父亲临行前嘱咐我们说‘做生意的人第一要者是入乡随俗’,只要我们按照当地人的风俗,照着他们的行为去做,就能赢得他们的信任,如果这样,就没有做不成生意的道理。”

  哥哥说:“试销对路也不能进去,你想我们都是文明人,礼义不可不讲,德行不可不求,如果为了做一趟生意,就和这些人混迹一处,岂不有伤风化,被乡人指责?”

  弟弟说:“古人说‘陨身不陨行’,虽然他们赤身裸体,但内心却是和我们一样的,更何况这是该国的风俗,这与有伤风化有什么关联呢?”

  弟弟说着,推起布匹的车子就要进城。哥哥想想也有道理,想着父亲曾经的许诺,便也硬着头皮进城去了。

  进到城里,果然看见满大街的男女老幼,没有一人不光身子。倒是他们见到这一对衣装整齐的外地人,却像是见着什么稀罕,纷纷地前来围观,那情形像是大街上走过来两个稀奇的怪物。

  弟弟很快就适应了这裸人国的风俗,不久就像当地人一样,把浑身的衣服全都脱了。裸人国的风俗,每逢初一十五,全国的人都用麻油浇头,脸上戴着各种面具,用白泥在身上画着精巧的图案,然后一齐来到一处广场,围着火堆,男女老少一边击着手中的石头,一边跳一种很有节奏的舞蹈。弟弟也加入到他们的行列,他不仅熟悉了涂在身上的图案,也学会了他们的那种舞蹈。人们很快就喜欢上这个加入自己行列的外乡人,甚至连国王也和他交上了朋友。在这一刻,弟弟似乎忘了自己此行的任务,忘了父亲交给他的满车的布匹。

  就在弟弟与裸人国的人们赤身裸体闹得不可开交之时,哥哥却衣冠楚楚地坐在一个角落,守着自己的茶叶车,焦急地等待着买主。然而,这一刻没有人能注意到这个古怪的商人,偶尔有一两个赤身裸体的人路过这儿,竟像是发现稀罕物一样向着他指手划脚,一边窃窃私语,发出笑声。有一个好心的裸人大胆地走向他,试图帮助哥哥把衣服脱掉,让哥哥加入到裸人国的的狂欢行列,没想到却遭到哥哥的严厉训斥。哥哥说:“君子务必衣寇整齐,更何况男女有别,似你们这样赤身裸体,必然有伤风化,长持以往,必然国将不国,人将不人。”

  哥哥道貌岸然的喋喋不休,引起裸人国臣民的一致愤慨,大家一拥而上,指责哥哥是一个伪君子,有人甚至要动手剥哥哥的衣服,幸亏弟弟赶来,才得以为哥哥解围。

  与哥哥的门可罗雀形成对比,弟弟的住处整天熙来人往,没有人不喜欢这个非常可爱的外乡年轻人。大家问弟弟是从何方而来,来裸人国有何贵干。于是,弟弟就把车上的布匹向大家展示,他告诉人们说:“看到了吧,这叫布匹,是一种艺术品,它可以挂在墙上作为一种装饰,也可以用它做各种衣服,衣服是做什么的?让我告诉你吧,衣服也是艺术品的一种,可以装饰你的身体,也可以作为礼品送给你的亲友。总之,布匹是很好的艺术品,作为一个文明人类,人不可以不拥有布匹。”

  人们被弟弟的鼓动吸引了,那种叫布匹的东西很快就成了裸人国的热销产品。不到半天时间,弟弟的布匹就被一销而空。

  兄弟两人准备动身回国,临行的时候,许多人都对弟弟恋恋不舍,连国王也专程赶来为弟弟送行。就在大家围着弟弟一路说笑的时候,哥哥却独自推着那辆茶叶车迈着蹒跚的步子,走在回乡的道路上。

精彩推荐